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叶森 > 泛政治化的港大

泛政治化的港大

香港大学副校长(教学)何立仁教授的一句“If you don’t want to go to the Mainland, don’t come to HKU. ”引起了轩然大波。港大学生会立即对其口诛笔伐,校长马斐森教授也马上出面表态,解释学校的交流政策。两天后,何立仁教授不得不收回言论,并当众向学生道歉。但学生会的讨伐仍未终止,在一封公开信中,学生会要求学校全面公开计划、重新审视计划中的中华部分。

任何话语脱离了当时的背景都存在误读的可能,尤其是这么一句非此即彼的“强硬”表态更是让高度敏感的学生会高度不满。我想何立仁教授当时的意思可能是如果你如此目光狭隘,不愿意到这个世界上最大、最有活力的发展中国家去看看,不愿意到大中华感受其复杂又独特的文化,大概也不符合港大的培养目标,就没有必要到港大来念书了。立足本土,交汇中西。这是香港得以发展起来的重要优势,也是港大的育人目标,为什么有些学生就一定如此抗拒呢?但是,我们看不到当时的语境,港大学生会就希望弄个大新闻,然后把副校长批判一番。报道上有了偏差,但是媒体也不会负任何责任,因为何立仁教授的这句话确实太政治不正确了。

与国内知名高校相比,港大最核心的优势在于国际化的教育体系和“学术独立,思想自由”。全英文的授课环境,教授治校和独立而强势的学生团体使得港大真正成为一所世界二流的知名学府。何立仁教授的此番“如果不想去内地,就不要来港大”的表态无疑损坏了港大的核心优势。如果有一天,港大的学生也都要“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强制参加去内地的交流活动,那么港大的衰落也就不远了。事实上,在理工医的科研投入与产出方面,国内的知名高校已经逐渐超越港校。北大、复旦和中科大的高端论文和平均引用次数也逼近甚至超越港大。但港大的全英文授课环境保证了港大学生与国际学术界交流没有什么障碍,国际学生、学者来港大也能迅速适应这里的生活。教授治校使得最懂学术的人可以掌握权力,让学校管理层和各职能部门能够真正的服务于科研和教学,避免了内地高校中官本位带来的种种危害。而一个独立和强势的学生会可以保证(部分)学生的声音被放大,参与学校包括校长招聘在内的各项治理。在港大,没有团委指导老师告诉学生会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独立注册的学生会拥有组织、财务和执行事务上的真正自由。通过征收会费、出租房屋和销售文具及纪念品等,港大学生会积累了约两千万港币的资产。财大气粗的学生会也会举办丰富多彩的活动,拥有自己的杂志社和电视台,所以学校各部门也不敢轻易得罪学生,把“倾听学生的心声”落在了实处。何立仁教授的表态,似乎要剥夺学生的选择权,强迫大家整齐划一地参加交流计划,无异于自毁港大品牌,当然会收到学生会的批判。

但学生会的口诛笔伐也显得过于敏感和小家子气。何立仁教授只是在饭桌上与同学们的随意闲谈,目前也没有具体的强制内地交流计划,学生会就大动干戈,得理不饶人。平心而论,港大学生应该利用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积极了解内地,搭乘内地飞速发展的快车。我曾参加过“香港大学千人计划”的启动仪式,中央政府愿意资助港大学生到内地学校参加各种形式的交流。但港大部分学生如此不自信,生怕来到内地被“洗脑”或者“统战”,确实不利于国际视野和本土意识的培养。复旦前校长杨玉良都希望拿到更多的资助,让每个本科生都能出国交流一次。社会主义的复旦学子都不怕被纸醉金迷的资本主义世界腐化;亲爱的港大本科生,你又在害怕什么呢?

这就是泛政治化的校园。一切议题都可以上升到政治的高度,双方剑拔弩张,毫无让步和讨论的空间。学校鼓励去内地交流一定是阴谋,颁发给前卫生部部长荣誉博士学位一定是谄媚,内地学生参选学生会一定是内奸,而研究生会居然不对“zhan中”表态一定是被收买了……这种泛政治化的操作撕裂了校园的信任,浪费了学校的资源。拜托,一所大学的核心在于教学和科研。搞斗争是连内地都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就放弃了的策略。

在微博上曾经看到过@南京A陈诚的一句话,我想放在这里跟大家分享“@南京A陈诚:英国用了一百年,让香港去政治化,现在香港却高度政治化,对立情绪怎么会这么严重?有时候,争取一个社会,只靠金钱收买精英,是不行的,是要靠理想。我没有去过香港,但我祝愿香港可以永享自由、繁荣、理性、民主。”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