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叶森 > 我感觉你们还要学习:谈崔永元与卢大儒激辩转基因

我感觉你们还要学习:谈崔永元与卢大儒激辩转基因

自从得了精神病之后,崔永元大概觉得整个人正常多了。这个在中央电视台浸淫多年的主持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反对转基因。也许他早已忘记高中生物课上对基因的定义,也许他也无法读懂转基因的科研论文,甚至他误以为氯化钠(NaCl)是种致命毒药,但为民请命的热情帮他战胜了抑郁症和学科知识上的缺失。小崔回来了,带着“自费百万”制作的反转基因纪录片回来了。举着为民请命、反对转基因、对抗利益集团的大旗,崔永元踏上了“全国高校巡回演讲”的新长征。我一直惊异于崔永元一路高歌猛进,居然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毕竟他所讲述的陈词滥调早已被科学工作者系统地批驳过,但他依然凭借“爱和勇气”把这些荒谬的观点传播给大学生们。直到小崔来到复旦,复旦生科院的同学和卢大儒教授终于站了出来:“崔永元,你说的不对!”

   

那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当面对质在此不必复述。面对掌握着公共话语权的媒体人,一直奋斗在实验台第一线的我不由得思考:媒体人作为看门狗(watch dog)的权限究竟有多大?他们是不是有资格代替专家做出判断,从自己的“良知和道德感”出发,向大众宣传(学术界早已嗤之以鼻的)非专业意见?答案很简单,当然不行!哪怕是拉偏架,记者也须借助第三方之口表达自己的观点。一个分不清报道与评论的记者可以回中央电视台继续“实话实说”了。如果真正希望做好公众利益的看门狗,而记者又不是所有行业的全方位专家,这时候该怎么办呢?靠自己的良知和勇气?呸,你没必要为了自己的“良知”的满足而赌上公共利益,万一你猜错了呢?这时候,记者需要依靠的是专业水准。只有专业手法做出来的专业报道,才值得信任。举个例子,我基本上不会理会国内媒体上的健康贴士和养生常识:什么海鲜和酱油不可同食,什么常吃大蒜预防癌症,什么过午不食长命百岁,统统一派胡言。我喜欢的是《科学美国人》的“六十秒科学”和《纽约时报中文网》的健康栏目。为什么如此崇洋媚外,厚此薄彼呢?因为专业才值得信赖。六十秒科学的每一个科学小知识都源于权威学术期刊上的论文,这些论文通过同行审议和学术编辑的专业判断后得以发表出来,被SCI索引,白纸黑字,接受全世界同行的监督,极少出错。有错误的论文一旦被发现,就会有后续的“更正启事”、争辩论文,严重错误的论文甚至会被撤稿。我认为这种专业、公开和有纠错机制的论文比“独家祖传秘方”和不知道出处的“健康小贴士”更值得信赖。但不是所有的专业意见都以学术论文的形式发表,当公众们需要即时的专业意见时,记者就需要联系专家了。记者最好能有一个专家库,熟知不同专家的多样立场,报道界内的主流声音,同时对于没有达成共识的课题,也应兼顾小众意见。记者没有发言权的。记者的任务是收集专业意见,然后交给公众去判断,而非“班门弄斧”还洋洋自得。更有甚者,一些记者为了吸引眼球、减少工作量,宁肯采信文艺界名嘴的夸夸其谈,也不愿联系第一线的专家。记者不是全能全知的全才,但记者依然可以通过阅读专业论文、与界内专家交流,做出专业报道来。Nature Communications就是开放获取(open access)的综合性学术期刊,诸位想做专业类(尤其是理工类)新闻的记者朋友不妨试着读读,这需要一些训练,也有一定的门槛。但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发表的论文比我二大爷也比你二大爷说的要靠谱。所以说,我感觉你们新闻界还需要学习,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小崔可能说我又没学过新闻,有什么资格来谈论报道应该如何做?对此,我只能说:“我不是新闻工作者,但我见得多了。我见过好的报道,就不信你二大爷的道听途说了。”

但崔永元又不是记者,他来复旦讲座就是表达自己的看法,就是来“班门弄斧话转基因”的。他不需要阅读专业论文,也不用采访界内专家、了解主流意见。所以,以上批评对小崔统统无效。这时候,就需要科学界的努力了。舆论市场上如果没有强有力的专业意见,二大爷们就会成为意见领袖。科学家们一直埋头科研,忘记了自己也有向公众、向纳税人科普的义务:至少要讲明白,为啥要给你的研究持续拨款吧!在一个科学素养不高,而哗众取宠的名嘴特别多的社会,反智和反科学的意见就有可能成为主流。所以,化学家们需要齐努力,提高公众的化学素养:并不是化学的就等于有害健康的。其实我觉得人工合成的维生素C比萃取自天然番茄的维生素C好多了。维生素C的分子式是已知的,人工合成的纯度特别高;番茄里面有糖、尼古丁和果胶,不容易把维生素C弄出来的。(其实主要是天然萃取的维生素C比合成的贵多了,又没有什么额外的好处)生物学家们需要向公众解释:种植拥有抗虫基因的棉花可以大大减少杀虫剂的使用,推广种植的转基因作物都是经过权威机构的慎重考核的。其实,现在市售的胰岛素都是转基因的大肠杆菌生产的,小崔有本事你给糖尿病人提供不经转基因生产的胰岛素来……只有这样,公众才会了解科学界的专业意见,小崔之后再班门弄斧才会寸步难行。 

复旦学子已经算是科学素养比较高的了,但崔永元使用诡辩术掷地有声地说出:“7个基因!”时,大家还都被他唬住了。真希望卢老师当时反问他一句:“什么是基因?以及转了哪7个基因?”提升公众科学素养,把二大爷们从讲坛上赶下来,媒体人和科学家还需要继续努力啊!

利益声明:笔者毕业于复旦大学,2009年秋季学期选修过卢大儒教授的《生命科学导论》一课。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