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叶森 > 抗生素时代的终结

抗生素时代的终结

后抗生素时代实际上就是我们所知的现代医学的末日。常见的咽喉炎或儿童划伤膝盖等有可能再度致命。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2013年3月,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在哥本哈根做了《时不我待》的主题讲话,强烈要求限制抗生素的使用。她警告人们: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面对细菌感染,人们将无计可施。几个月后,美国疾病控防中心副主任Arjun Srinivasan博士在接受采访时也宣告了抗生素时代的终结。青霉素、四环素、头孢……我们也许无法想象这些耳熟能详的药物失去疗效。事实上,它们确实对“超级细菌”束手无策;具有超强抗药性的“超级细菌”正在悄悄扩散。

70年前,人们发现了青霉素的杀菌效果。从此,抗生素,也许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药物,成为医生的得力武器,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人们迅速发展了多种有效的抗生素,青霉素、头孢等等进入了医生的武器库。然而,细菌从来没有放弃抗争,它们总能进化出新的抗药性。在过去几十年的斗争中,人们似乎一直处于上风:抗生素价格低廉且效果不错,药厂也减缓了新型抗生素的研发速度。人们自认为已经拥有足够多的抗生素。你也许从未听过碳青霉烯,但这种抗生素是抗菌性能最为强劲的一种特效抗生素。医生一直把碳青霉烯当做预留的最后一道防线:当所有的抗生素都失去效果时,碳青霉烯却依然对呼吸系统感染、败血症、泌尿系统感染等几乎所有的细菌感染都有非常好的疗效。这是人们最后的好运气。事实上,过去三十多年的研究中,人们没有发现任何一种新型种类抗生素(new class of antibiotic )。而与此同时,细菌却节节胜利。

事实上,目前我们已经退到了最后的防线了。

2010年,英国科学家和印度科学家在国际权威杂志《柳叶刀 传染病》上报道了一种具有NDM-1抗药性基因的细菌在印度、巴基斯坦和英国的传播。这种“超级细菌”对目前市面上所有的抗生素都有很强的抗药性,包括碳青霉烯;并且随着日益频繁的国际交流,在不同的地区开始流传。面对NDM-1型细菌的感染,英国的医院如临大敌,患者也必须进行彻底的隔离治疗。然而在医院外面,公共大众对这种潜在的公共卫生灾难还没有足够的警惕。Arjun Srinivasan博士认为这是个危险的开始,过去人们只在医院里发现了“超级细菌”,而现在“超级细菌”不仅仅感染医院环境里的患者,而是走进了社区环境:警察、学生、售货员都面临着被“超级细菌”感染的危险。Arjun Srinivasan博士说:2001年的时候,只有1%的美国医院报告了超级细菌感染的病例;而2010年,高达4%的医院报告该病例。医生目前并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案,人们没有能够杀灭“超级细菌”的抗生素了。与此同时,公共大众似乎还不知情。“抗生素是廉价的药物,人们还有备用的抗生素。”这种观念在人们脑海中留下了太深刻的烙印。药厂们也更愿意开发抗糖尿病药、降血压药或者“伟哥”这些能赚钱的药物。目前感染“超级细菌”的患者有限,他们的痛苦还不为大众所知。人们对此尚未警觉,而药厂也没有动力研发新型抗生素。

iOS平台上有个风靡一时的游戏,叫做《瘟疫公司》。玩家需要设计出一种细菌,把地球上所有人都杀死;而人类的对策就是投入抗生素的研发。若想获胜,玩家必需平衡细菌的传染性、适应性和致命性:如果致命性太强,就会引起人类的警觉,从而加大抗生素研发的投入,获得有效药物。而现实情况没有那么理想。已经有人因为“超级细菌”丧命了,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也向人们发出了严厉的警告,而美国疾病控防中心副主任甚至宣告抗生素时代的终结。

然而,人们似乎还是没有足够警醒。

根据上海市卫生局的调查,我国抗生素使用占药物总量的30%-40%,远高于发达国家10%的比例。即便如此,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发达国家的10%中,还有一半是不必要的。一感冒发烧就挂吊瓶、吃抗生素的人仍不在少数。实际上感冒大多为病毒性感冒,抗生素只能杀灭细菌,根本没有任何疗效。

我们能做什么?

细菌无国界。在一个人身上培养起来的抗药性细菌,可以感染另一个人;在一个国家流行的“超级细菌”,能够传播到另外一个国家。我们每个人都必需行动起来,避免“无药可用”的明天的到来。本文的最后提供一些容易操作的建议,供大家参考。

勤洗手:使用肥皂和水,认真地洗手。持续十五秒以上,手心手背、手指缝、指甲缝都要洗干净。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防治细菌感染的方法。携带细菌的手,碰碰鼻子或者揉揉眼睛都有可能带来感染。

合理使用抗生素:仅在必要的情况下摄入抗生素。患者应该询问医生自己是否为细菌性感染,是否有必要服用抗生素,不能凭借自己的经验随意服用。要按照医生的要求服用,不可症状减轻后就随意断药。千万不要把抗生素当成预防疾病的药物。

(本文仅为传播信息所用,本人已尽力确保文章中信息准确,但并不能视作专业意见。任何健康问题,应咨询专业的医护人员。)

参考文献:

1. Worthington, R. J.; Melander, C., Overcoming Resistance to β-Lactam Antibiotics. The Journal of Organic Chemistry 2013, 78 (9), 4207-4213.

2. Kumarasamy, K. K.; Toleman, M. A.; Walsh, T. R.; Bagaria, J.; Butt, F.; Balakrishnan, R.; Chaudhary, U.; Doumith, M.; Giske, C. G.; Irfan, S., Emergence of a new antibiotic resistance mechanism in India, Pakistan, and the UK: a molecular, biological, and epidemiological study.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2010, 10 (9), 597-602.

推荐 64